義,己之威儀也。从我、羊。
<説文>

在台北市大坪林麥当労吃早飯

「坐下吃」老太婆向孫子講。
「我不要!」孫子答。他約有五歲。
「奶奶不喜歡不聴話的小孩!帶你出來你又不吃!」
「我不要!」孫子始哭。
「我不是像你媽媽喲。他把你寵壊了!跟你講吃完以後才可以打開那個玩具玩!」
「我不要!」
老太婆續食。「等一下你在這裏,奶奶就回家了!」
孩子哭。
「下次我帶你弟弟出來,不帶你了。」
孩子哭。
「你還不吃?帶你出來你又不静下來吃。下次奶奶帶你的弟弟出來,不帶你。」
小孩弱言「好。」
老太婆莊毋有聴見。
「等一下你在這裏,奶奶一個人回家。」
小孩不言。

為何旧代有人會想控制甚至少年的胃口,我不知。將小孩 之無胃口視為己之侮辱。不餓而不食,何不乖?不餓而逼食,卻使孩子不信自己的感覺。

我願替孩子說,「反正你怎么決定他也只能按你的想法。但是他不想吃,你再怎么說也等於把東西賽在你孫子的嘴裏。他不想吃又沒有錯,沒在害你把。那樣讓小孩不信自己的身体的感覺,長大後要再怎么教他為正義而行為呢?」

我卻沒有說,看孩子已経在為自己沈默地抗拒。我祈願從今朝之事,小孩沒断魂,学会更有自信,學得個能寬容大人小人的浩闊的靈魂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