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利

今天有人請我去參加登陽明山去摘海芋的旅行。都是安利的人或他們的朋友。
我不是安利的代理商,也沒有想當。參加這些活動只是想同人交流,這次也可以看個未去過的地方。其實很多對話會轉向介紹安利的產品怎樣使人生活過得更好。
此樣時我都會把話題轉向別個方向。

第二次和他們見面時,是一個聚餐。
餐後,有人準備濾水器。一面說台北水中氯超標等等,一面向水裏加食物色彩,再加氯,色彩淡了所以再加更多色彩,再加墨水,然後開綠水器出水自己飲一口。大家感嘆。再為大家各個人準備一杯水喝。那時是吃完一餐大家都未飲東西。我也口渴。但是我不想喝那個水。
我說「我跟你講一個故事啊。有一次我有一個防水手表。防水到10米。我把它放在一個碗裏的水看看。結果呢,有水跑進去的誒!我跟我爸爸說。他就跟我講:你就不用去試它吧!」
大家都笑,而且沒人喝。

又有人說感冒時吃安利的營養補助品很快就好。我就說,嗯我也不喜歡感冒時看醫生,自己喝茶多睡點很怏就好了。
後來覺得那樣有點在欺負人。破壞他們的夢想。其實這些人和我同年代,愛玩,吃,工作努力,有夢想。有一個二十幾歲的在作兩個工作,回家也會健身。將來要開自己的店。他有向夢想闖的勢力。所以我和他們在一起可以得到精神。
但有一個人較持續要賣我東西,而開始企圖向我引起恐懼或羞恥的感情。那我也玩玩。

吃完午飯後,他說「你有沒有想過你跟你的長輩學,想要超越他們的感情,在你下面的人也一樣。有沒有想過哪時候你被超越而公司不需要你,要怎樣保護自己?」他要提安利的賺錢的可能性。
我答「我覺得這種東西不必想的」桌子還有一人,他笑了笑。「像電視台一樣。想法可換來換去。我幫幫長輩,他幫幫我。我幫幫後代,他幫幫我。大家都幸福了。」
「如果大家跟你一樣想法就好了。」
「其實像電視台,這些東西都在。只是你可以選要看哪一台。」
他去別個地方聊天。

還有一次我和一個代理商和個一般參與人在講話。他差入,和我地在講話的安利代理商要口香噴霧。一般參與人問那是什麼?
「是業務不可缺的。要見客顧之前啊,剛吃大蒜啊,要去見美女啊,開會想要打瞌睡啊。」
我說「哦,日本人也喜口袋裏帶一盒留蘭香糖。我也是,要打瞌睡的時候真的有效。」
非代理商的問我「是什麼品牌呢?」我跟他講。
差入的人看了看我。「我跟你們講個笑話。歐巴馬和普津在談話。普津說我今天要做兩件事。一個是在車臣殺十萬人。」
我問「車臣是什麼?」
「在東歐的地方。」
「哦, Chechnya。你不是意思是烏哥蘭?」
「之類的地方。」
我心裏想正打戰的不是車臣,是烏哥蘭。但也繼續聽笑話吧。「好。」
「那歐巴馬問第二件事是什麼。普津回答我要擉破一個氣球。」
我以為我聽錯了。「你說氣球嗎?」
「是,歐巴馬也這麼問。普津就向他的書記說:你看,大家都不顧那10萬個人。」
我等了等。他繼續解譯。
「人們都很容易看不到重點。你們兩個現在對安利也一樣。有很多東西你們不了解,但是你們一直看那些不了解的東西,看不到重點。」
些時我卻覺得很有趣。先是差入我們的對話以推銷,再是搞錯地理又說個無聊的笑話,再是要說我們是看不到重點。我們本來是四個人形成四方形在站著講話。在我對面那角是無聊人,我右邊是一位代理商,左邊是一般參與人。一般參與人稍為轉了身体把肩朝著無聊人。我右邊的代理顯出尷尬的臉。無聊人繼續。
「那樣就像去上教堂學英語。」
一般人斜眼看他。「不憧。」
「教堂也可以學英語嘛。」
「我不知道,沒上過教堂。」
我說「我沒上過教堂學英語,但是我有上過教堂學日語。」
一般人問「學日語啞?」
「嗯,在日本。我也那樣認識了一些好人。」
那個人就說不下去了。
我也轉身正面朝正面和那一般人聊一些工作上的事,再和他要聯絡方式。不久,解撒的時間也到了。

幾日後將有學煮油飯的聚餐。向來大家說是當朋友,不要買也沒關係,我也想學煮油飯,只是顯得有人開始對我不耐煩了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