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我因日本朋友來而請假, 陪他們在迪化街散步. 路過在執行藝術展的一棟樓. 走入看到有兩個學生坐在一間茶屋裏在飲茶. 她們看到我就出來解釋作品.

作品名叫「圄」. 圄字意「吾於框中」. 感到压迫時, 常因自己作了個圍牆而把自己置於內. 命品為「圄」是希望碰到該樣心況時能借此茶屋學個不同的看法. 是把自己置於不同的框子而找所処難況的出口.

作品制造者是銘傳學建築部的四名女子大生. 她們為了作茶屋和倒茶的研究, 去了農場, 由摘葉至烘焙學了制茶的流程. 又學了茶屋建築的歷史同應用. 甚至門框的高低. 日本的茶屋門框矮, 以使人低頭入屋. 銘傳大學生的茶屋亦該樣.

我及四個日本朋友, 加銘大的學生, 坐入茶屋, 賞飲茶. 話提講到茶, 天氣, 來自的地方, 要去的地方,  有時不談而賞微風股, 讓我覺得我回到人類的基本. 沙漠裏遊牧民在遠行中入當地包裏亦會聊般的. 學生招待我們飲茶, 我們共同取靜, 除之外暫無地位, 對屋主的儘力招待感謝.

四泡茶, 約二十分鐘後, 我和我的日本朋友出去, 継續逛街. 後來逛到無時間食午餐. 朋友說還好有幾會於茶屋取靜, 否則最後感情會漂浮.

送好朋友上車去機場後, 我回到藝術展再和學生欱茶. 那時, 有一位中年女氏也一起欱. 她一直不停地講哪裡買了房屋, 哪裡旅遊過, 親戚在國外的那裡住, 房子有幾坪. 她很好意地想要分享她的経驗, 但是我覺得還是大學生人格較大, 不必借財物地位講話. 不只是那樣, 自己周圍置的財物及地位會擋住她是視野, 阻止她和其他人溝通. 今世的社會勸我們更專業化, 鋪設條漂亮的路而寫履歷書, 賺更多錢. 但我常覺得那樣不過是給自己做個圍牆, 把自己放在裏面.

大學生的熱心的招待不是為著爭地位或爭錢, 而純是為著要斟一杯好茶. 那樣全面地研究, 純心地執行,讓我感動. 但願那些大學生可以継續那樣純真的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